予我安眠

被安排的明明白白

糖浆生日快乐鸭——!

……

那个夏日的午后:

(共九图)善!是父母遗传教育环境影响而来!从对弱小生灵的爱护之心中而来!这种皮草附在人身上都是阴冷和怨气!这些花纹这些毛绒!只有在活生生灵动的猫身上才是最美的!人类不配把它穿在身上!不配!(如果您有同感,请转发,这也有帮助,也是行善!可以在X宝举报店铺及产品!)

我吃,我吃这对!我吃这对还不行吗5115555

吸糖浆使我快乐。他真可爱嘻嘻嘻
虽然只有一张表情包但还是不要脸的打了tag。喜欢请自取(翻译:请务必拿走我的沙雕表情包玩!!)

今天打游戏的时候忽然停电了,当时正在被杰克追,刚刚来电问小伙伴我死没死她们告诉我我被杰克送出去了!!!这是我海军第二次遇见大副,也是第二次被大副送出去511555
发出想吃杰空的声音

累赘

cp挑纱注意。第一人称视角注意。究极难吃注意。
OOC属于我,她们属于彼此❤

“在想什么?”

女人温热的呼吸落在耳边,那双猩红的眼睛注视着我,其中蕴含的情感莫名的像是在担忧。

“…我只是在想,你爱我吗?”

“爱呀,当然爱。”黑发的女人闻言笑弯了眼,唇角翘起,轻飘飘而毫无力道的话语从她唇里泄出。“我当然爱你。”

她轻描淡写的说着,仿佛不是在表白自己的心意,而只是在讨论今日的天气。——她总是能很轻易的说出“爱”字,无论是对我还是其他的谁。

“浊令,说真的…你真的爱着我吗?”

“你是认真的?——或者只是开玩笑?”

她说,尾音上扬,目光上下打量过我的全身。

“…如果你这么认为的话。”我侧过头躲避着她的视线,心脏仿佛因为悲伤而一阵阵的紧缩、又好像石头落地一样生出了“果然如此”的想法。

她这样看着我,忽的笑了起来。就仿佛看到、听到了什么有趣的、令人忍俊不禁的事物一般,眼角眉梢都尽是笑意。

“贺恩,有没有人告诉你,你很不擅长撒谎?”

她眼里蕴着盈盈笑意,动作自然的将耳边垂落的发丝挽回耳后,浸了蜜般甜腻的话语合着她温热吐息一并落入我的耳中。

“别说傻话了,贺恩。”

她仍是自顾自的笑着:“像我们这种人,怎么可能还拥有爱这种奢侈品呢。”

“倒不如说,爱这种东西存在的本身,对我,对我们来说,都是多余而不必要的累赘。”

“贺恩,你明白吗?”

下一秒我的粉丝数就掉光光。
总之先纪念一下…

梦见捡到一只特别胖特别可爱的猫猫,灰白花的,胖胖的身子蹲在一个小小的纸箱子里,摸起来特别舒服,然后我妈跟我说,不能养,我又急又委屈,怎么说她都不听就是要把猫猫丢掉,于是着急的醒了过来……

我有猫了!!!
虽然是纸片猫…但是我还是有猫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将头埋进胡子先生肚子里猛吸一口
占tag抱歉,但是我真的好想和人分享有猫的快乐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第五人格】【急支糖浆】关于急支糖浆的声讨大会【下】

*OOC,OOC,OOC!重要的事情说两遍!
*真的一点也不好笑……
*莫名其妙,有病,而且找不到梗了随随便便的就结尾了……
*看着自己写的沙雕玩意儿,心情无比沉重…
*虽然我写的又烂又没意思又不好笑还ooc,但我还是要说一句,糖浆超可爱的请你们去喜欢他——!
*在修仙猝死的边缘试扌

4

瓦尔莱塔一到庄园,所有的声讨糖浆的人便都看着她笑,有的叫道,“瓦尔莱塔,你脸上又添上新伤疤了!”她不回答,对夜莺说,“要60蛛丝,一个涂鸦。”便排出九文回声。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被糖浆用板子砸了!”瓦尔莱塔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被糖浆气到上头,一个没抓到。”瓦尔莱塔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被糖浆追不能算输……糖浆!……被糖浆追着跑的事,能算被溜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破译五台密码我赶紧跑了”,什么“急支糖浆才是屠夫”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庄园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5

“所以…你被糖浆在树缝溜了五六圈?”

瓦尔莱塔仰头灌下一杯牛奶,闷闷的嗯了一声。裘克闻言猛的哈哈大笑起来,一边还用力的拍着桌子。

瓦尔莱塔也不理他,只是独饮一杯苦奶。裘克在一旁嘻嘻哈哈的笑了一会,看她借奶消愁的样子又迟疑着想安慰她。杰克在一旁看着他欲言又止的样子无奈的叹了口气,状似不经意的开了口:“说起来,瓦尔莱塔小姐,您见过美智子小姐吗?”

6

美智子回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她哼着家乡的歌谣,看起来心情不错。

“是呀,妾身今天心情很好呢。”

她笑吟吟的说着,纤细的手指随意的将一缕碎发撩回耳后,回忆着刚刚发生的事:

“妾身今日遇见了糖浆,本以为又要被溜到自闭,结果求生者失误,除了糖浆都被妾身送回了庄园,只剩下了糖浆一人。当时他就在地窖旁,妾身本以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逃脱了,不过——”

她“刷”的一下展开折扇,遮住自己小半张脸,但仍能从她的眸中看到无法掩盖的笑意:

“没想到,求生者已经被送上狂欢椅前往庄园的时候,也可以触发厄运震慑。

“于是,他在地窖前,被妾身用欧皇斩从地窖口旁击飞了。”

7

今天是美智子值夜班,于是过了不久她便又匆匆的离去了。第二天清晨,瓦尔莱塔正在织毛衣,忽然说:“美智子值班还没回来呢!”

正在啜饮一杯红茶的杰克说:“她怎么会来?……她追糖浆追上头了。”瓦尔莱塔说,“哦!”“她总仍是试图打折糖浆的腿,这一会,竟是不顾旁边修机的机械师,去追糖浆了。速修的局,能上头吗?”“后来呢?”“后来?先是刹那接板,然后糖浆用本体照亮她的美,最后做了个动作跳地窖。”“然后呢?”“然后一败涂地。”“输了怎样呢?”“怎样?……谁晓得?也许大局观下线去狙糖浆了?”瓦尔莱塔也不再问,仍是安静的织着毛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