予我安眠

被安排的明明白白

我吃,我吃这对!我吃这对还不行吗5115555

吸糖浆使我快乐。他真可爱嘻嘻嘻
虽然只有一张表情包但还是不要脸的打了tag。喜欢请自取(翻译:请务必拿走我的沙雕表情包玩!!)

今天打游戏的时候忽然停电了,当时正在被杰克追,刚刚来电问小伙伴我死没死她们告诉我我被杰克送出去了!!!这是我海军第二次遇见大副,也是第二次被大副送出去511555
发出想吃杰空的声音

累赘

cp挑纱注意。第一人称视角注意。究极难吃注意。
OOC属于我,她们属于彼此❤

“在想什么?”

女人甜腻的呼吸落在耳边,那双猩红的眼睛注视着我,其中蕴含的情感莫名的像是在担忧。

“…我只是在想,你爱我吗?”

“爱呀,当然爱。”黑发的女人闻言笑弯了眼,唇角翘起。轻飘飘而毫无力道的话语从她唇里泄出。“我当然爱你。”

她轻描淡写的说着,仿佛不是在表白自己的心意,而只是在讨论今日的天气。——她总是能很轻易的说出“爱”字,无论是对我还是其他的谁。

“浊令,说真的…你真的爱着我吗?”

“…你是认真的?——还是在开玩笑?”

她说,尾音上扬,目光上下打量过我的全身。

“…如果你这么认为的话。”我侧过头躲避着她的视线,心脏仿佛因为悲伤而一阵阵的紧缩、又好像石头落地一样生出了“果然如此”的想法。

她这样看着我,忽的笑了起来。就仿佛看到、听到了什么有趣的、令人忍俊不禁的事物一般,眼角眉梢都尽是笑意。

“贺恩,有没有人告诉你,你很不擅长撒谎?”

她眼里蕴着盈盈笑意,动作自然的将耳边垂落的发丝挽回耳后,浸了蜜般甜腻的话语合着她温热吐息一并落入我的耳中。

“别说傻话了,贺恩。”

她仍是自顾自的笑着:“像我们这种人,怎么可能还拥有爱这种奢侈品呢。”

“倒不如说,爱这种东西存在的本身,对我,对我们来说,都是多余而不必要的累赘。”

“贺恩,你明白吗?”

下一秒我的粉丝数就掉光光。
总之先纪念一下…

梦见捡到一只特别胖特别可爱的猫猫,灰白花的,胖胖的身子蹲在一个小小的纸箱子里,摸起来特别舒服,然后我妈跟我说,不能养,我又急又委屈,怎么说她都不听就是要把猫猫丢掉,于是着急的醒了过来……

我有猫了!!!
虽然是纸片猫…但是我还是有猫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将头埋进胡子先生肚子里猛吸一口
占tag抱歉,但是我真的好想和人分享有猫的快乐嘻嘻嘻嘻嘻嘻嘻嘻

【第五人格】【急支糖浆】关于急支糖浆的声讨大会【下】

*OOC严重注意,霸道蝶总的落跑糖浆了解下(什
*真的一点也不好笑……
*莫名其妙,有病,而且找不到梗了随随便便的就结尾了……
*看着自己写的沙雕玩意儿,嘴角像灌铅了一样下垂,心情无比沉重…
*虽然我写的又烂又没意思又不好笑还ooc,但我还是要说一句,糖浆超可爱的请你们去喜欢他——!
*在修仙猝死的边缘试探

4

瓦尔莱塔一到庄园,所有的声讨糖浆的人便都看着她笑,有的叫道,“瓦尔莱塔,你脸上又添上新伤疤了!”她不回答,对夜莺说,“温两瓶奶,要一碟蛋糕。”便排出九个回声。他们又故意的高声嚷道,“你一定又被糖浆用板子砸了!”瓦尔莱塔睁大眼睛说,“你怎么这样凭空污人清白……”“什么清白?我前天亲眼见你被糖浆气到上头,一个没抓到。”瓦尔莱塔便涨红了脸,额上的青筋条条绽出,争辩道,“被糖浆追不能算输……糖浆!……被糖浆追着跑的事,能算被溜么?”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破译五台密码我赶紧跑了”,什么“急支糖浆才是屠夫”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庄园内外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5

“所以…你被糖浆在树缝溜了五六圈?”

瓦尔莱塔仰头灌下一杯牛奶,舔舔嘴角的奶渍:“对。”

“噗……”裘克捂嘴偷笑。

瓦尔莱塔斜眼看他,哼了一声:“笑什么呢?”

裘克便光明正大的笑了起来:“嘻嘻,我可是都能穿过树缝的哦?这你都过不去,少喝点奶吧,你的体重——”

他拖长尾音,又嘻嘻哈哈的狂笑了起来。

“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不要随便谈论女性的体重?!”

瓦尔莱塔黑着脸看还在笑的裘克,机械足抓起一杯牛奶高举过裘克头顶,随后向下倾倒——

红色的小丑被浇了满头白色的牛奶。

“噗。”一旁安静围观的杰克忍不住笑出声。

裘克摸了摸被牛奶黏在一起的头发,怪声怪气的叫了起来:“哦——我们的蜘蛛小姐是不是更年期到了?这样粗鲁可不会给你的表演增色!”

瓦尔莱塔意外的平静:“但是你的马戏表演仍然不如我的蜘蛛秀,死心吧裘克。”

“umm……但是不得不说,现在最近大家更喜欢看美智子小姐的舞蹈。”

完全没几个愿意听他唱歌的杰克在旁边看着打起来的两人小声嘀咕起来。

“说起来,美智子小姐值班的时间结束了吧,她怎么还没回来?”

6

美智子比平时回来的晚了几分。

她看起来心情很不错,坐在椅子上时还在轻声哼着歌。杰克问她发生了什么时,她也仍只是腼腆的笑着,轻声道:“小女子遇见糖浆了。”

她垂下睫羽,将手中折扇打开,遮住了她那张姣好的面容。

“他同行的三个都被小女子送回庄园了,只剩下他一个。他状态是满的,另一个求生者马上就要返回庄园了。而地窖就在他面前。”

“小女子当时便以为,这局他要跑掉了。”

美智子将折扇略微向下移了些,露出那双像是潭死水般冷漠沉寂的黑沉眸子。她轻轻的笑了起来:“他看小女子过来,却没有立刻逃走,而是想再皮一下——可惜,”

她收起折扇,又用手抵住头,自顾自低低的笑了起来。笑声越来越大,最后她猛的抬起头,般若像可怖的脸露出一个狰狞的笑来,眼角飘逸点点金光。

“——可惜,小女子尊严斩了。”

美智子邪魅一笑:“呵,于是,他被本总裁打断了腿,从今以后,他的心就是本总裁的了!”

她邪魅二笑:“哦,这个磨人的小妖精,本总裁该拿他怎么办才好?”

蝶总邪魅大笑起来,动作忽然停顿了一下:“等等,庄园主找小女子有事…他说小女子最近业绩不错,准备让小女子去加班。”

“等小女子回来再和你们谈论糖浆皮断腿后的反应啊!”她兴高采烈的说着,转身飞远了。

7

过了段时间,瓦尔莱塔正在酗奶,放下奶瓶,忽然说:“美智子已长久没来了,还没说糖浆断腿后的反应呢!”

正在慢慢喝茶的杰克说:“她怎么回来?……她追糖浆追上头了。”瓦尔莱塔说,“哦!”“她总仍是试图打断糖浆的腿。这一回,是自己发昏,竟不顾旁边修机的三盲女去追糖浆了。速修的局,能上头吗?”“后来怎么样了?”“怎么样?先被砸头,后被捅眼,照亮她的美,再做个动作跳地窖。”“后来呢?”“后来一败涂地。”“输了怎样呢?”“怎样?……谁晓得?也许追着她的小娇妻试图再打断他的腿?”瓦尔莱塔也不再问,仍然大口的酗奶消愁。

“香香。”
“嗯?”
“香香。”
“干什么?”
“香香。”
“刘玄德你脑子有病是吗?本小姐问你有什么事!”
“没什么,就是想叫叫你的名字,顺便听听你的声音。”
“哼…你想听直接告诉本小姐就好。”
“香香?”
“嗯……”
“香香…?”
“……”
“我想听听你的声音,香香,别睡,再应我一声可以吗?”
“……”
“…香香……”
“甘霖娘的刘玄德本小姐被你抓凉了一次你还跟我演?演演演当一个戏精就这么有趣吗?”

【言绫】公主与巨龙与勇者

*CP是言绫注意!是言绫!言和的言乐正绫的绫!

*是言绫党费

*疯狂OOC注意,以及言和因为是(整天宅在家里睡大觉的)巨龙的原因会显得比较撒fufu比较孩子气,而且占有欲MAX(但是根本看不出来,笔力太差也没能写出来)

*写的贼烂,而且几乎没有修…昨天还试图写一篇超级棒的文结果睡一觉醒了就想意思意思随便写写就算了。可以预料到过几天这就是我的黑历史了

*其实可以叫做达拉崩吧!(?

*有私设的言绫家的小姑娘言音出现,是言和的姓和绫彩音的音。黑头发蓝眼睛这样子

*傻白不甜的童话了解一下?

*现在退出还来得及!

就像是所有童话一样,美丽的公主居住在城堡,却被偶然路过的巨龙一见钟情。

拥有银白鳞片的巨龙带走了公主,将她安置在自己的巢穴。公主的哥哥——现任的国王愤怒的下了通缉令,杀死巨龙并救出公主的人不仅可以得到大笔财宝,还能够赢取公主的芳心。

——我们的故事,就从这里开始。

乐正绫紧紧的捏着自己的裙摆,她蜷缩在洞穴的角落,想要让自己的存在感更低一些。

拥有银白鳞片的巨龙好奇的打量着她,湛蓝的竖瞳滚动几圈,像是蛇、又或者是其他什么冷血动物一样冰冷,让她感到从后背泛上一阵冷意。

乐正绫咬住下唇,匆匆的别过了视线。

“人类。”巨龙开口,声音轰隆隆的像阵雷劈在了她的耳旁。乐正绫猛的抬起头看向巨龙,身体不安的向后挪了挪,直至退无可退。

“不要害怕…人类,我不想伤害你。”似乎发觉自己吓到了面前脆弱的人类,巨龙放柔了声音,“我只是觉得,既然之后我们有一段时间都要共处了,那么我们是不是应该交换一下名字?”

“乐正绫。”乐正绫开口,她挺直了腰,不想让自己显的太过柔弱。

“小绫,”巨龙看着她,明明还是一副可怖的姿态,却无端让她觉得,巨龙——温柔极了。

“小绫,”巨龙又说,弯起了那双蛇一样的眼睛。“…我可以这样叫你吗?”

“可以。”乐正绫有些无可奈何的回答她。

“小绫,小绫,小绫……”巨龙像是得到了糖果的孩子一般欣喜的笑了起来。——明明她们连物种都不同,但乐正绫却莫名的觉得,她在高兴,她在笑。

“小绫叫我…叫我阿和就好。”巨龙——阿和这样对她说。

于是公主与巨龙状似平安无事的度过了一段时间。

公主清楚,自己的哥哥绝对会派骑士与勇者来拯救自己的。而邻国的王子也会来试图救走她的。

……这么多人,总会有一个能够带她离开,带她返回自己的国度的…对吧?

然而她等啊等,却一直没有等到将她带逃离巨龙身边的人。

已经过去了很久了,乐正绫仍然被囚禁在这个洞穴内。

巨龙对她不算坏,她能看出来,巨龙已经倾尽自己所有来对她了。渴了,有清甜甘冽的露水饮用;饿了,有鲜脆甘甜的果子果腹。但这样的生活毕竟和她曾经是公主的生活不同,简直是云泥之别,更何况巨龙根本不允许她踏出洞穴半步。

“…你就不能让我出去,哪怕只是晒晒太阳吗?”

她忍无可忍的问道。

“不行,如果你偷偷跑走了怎么办!”巨龙睁大眼睛,“如果我视线里没有你我会发疯的!”

乐正绫沉默了一会,“那你至少不要给我吃现在的食物了吧?至少不要天天给我吃果子了!天天吃素我都要吐了!”

“什么?!”巨龙大惊失色,“你们人类的公主竟然不是只喝清晨采集来的第一滴的露水,吃最新鲜饱满的果子的吗?!”

…它对人类,尤其是人类的公主究竟有怎样的误解啊!?

思念家乡的公主终于忍不住了,趁巨龙出去寻找食物,偷偷的离开了山洞。

她贪婪的呼吸着外面的空气,享受着和煦的阳光。直到她走到悬崖前,看到了山脚的景象。

那些勇者、骑士与高贵的王子,乘着马来到山脚,自信且自满的像周围人展示着手中利剑。然而他们甚至无法突破山脚那一片茂盛的荆棘玫瑰,便因为伤痛灰溜溜的逃走了。

或许只是因为他们不够强大,或许只是因为他们不够坚定。公主想,拯救自己的人一定能够轻易的斩断荆棘,就算他实力弱小,也一定有一颗坚定的心,会不顾伤痛带自己回家。

可那个人什么时候才能来到呢?

“小绫。”

乐正绫站在悬崖边,看到巨龙煽动着巨大的翅膀,停留在她的身边。

“你去哪里了?!”巨龙声音中蕴含着显而易见的愠怒,她似乎想对面前的人类公主发怒,但最后却仍是放柔了声线,带着点微不可察的委屈:“我,我很担心你……”

她湛蓝的竖瞳中满是浓郁的几乎溢出来的担忧:“你不知道我回去后没看到你时有多害怕。”

乐正绫沉默了一下,冲她绽放了一个温柔的笑颜。

“别害怕,阿和。”她冲阿和温和的说,“我不会离开的。”

“更何况,我还能到哪去呢?”

巨龙渐渐也发觉,被迫留在自己身边的公主不快乐。

她总是恹恹的,有时候还会冲着自己家乡的方向安静的哭泣。

……被迫与自己的血缘分离、与自己这种可怖的生物一同生活这么久。她……一定很害怕吧。

巨龙痛苦的想,我不愿与她分离,我不愿让她从我的视线中脱离半刻。只是我更无法忍受看到她的眼泪,无法忍受她逐渐枯萎的模样。

“小绫,能和我说说你家乡的模样吗?”

阿和说。

“我的家乡呀…”乐正绫轻轻的笑了起来,用一种眷恋的目光望着远方。

“那是我羁绊所在之地。”

“如果……”如果我让你回去,你会怎么做?

“什么?”乐正绫侧过头,疑惑的望着她。

阿和安静的看了她许久,一句连自己也不清楚含义的话语在喉间哽了许久,最后只化为一声叹息。

“我爱你,小绫。”她最后叹息着说,“我爱你。”

“嗯。”乐正绫轻轻点头,“我知道。”

王子迟迟未来。

她渐渐也放弃了希望,不再奢求返回自己国度的愿望。黑发的公主不再眺望远方的家乡,似乎接受了命运的安排。

直到某天,来自遥远国度的少女握着长剑来到她的身旁。她身上带着风霜,湛蓝的眸子倒映着公主的身影。

她自称是自海外而来的勇者,名唤言和,为了拯救被巨龙囚禁的公主而来。

——她终究没有等到王子与骑士,却等来了她独一无二的救赎。

她一路踏过风霜,披着星光。手中的长剑斩断荆棘,划破结界,终于来到此处。

“我叫言和。”英姿飒爽的少女绽放出一个明媚的笑脸。“我将带您脱离苦海,我可爱的公主。”

自称言和的勇者有一头银白的短发,一双湛蓝的眼眸。乐正绫看着她略带不安的脸,轻轻的“嗯”了一声。

“那、小绫,我们…回家吧?”

她有意忽视了勇者身上的种种迹象,忽视她银白发丝和湛蓝眼眸,忽视她过于自然的亲昵,忽视她耳后那枚墨色鳞片。

“嗯,我们回家。”

她笑了起来,伸手握住对方的手,“救出公主的人可以迎娶公主……从今天起,我们再也不用分离了。”

她眨眨眼,狡黠的笑着。

“今后我再也不会离开你的视线半步了,阿和。”

谁也不知道公主什么时候爱上的巨龙,或许是日日夜夜的陪伴,或许是巨龙可怖外表下那颗温柔细腻的心,又或许只是她决定放手、送公主回家的那一刻。

巨龙毫无防备的睡在自己身侧,耳后的逆鳞泛着寒光。公主纤细的手指抚过巨龙的致命弱点,最后把勇者凌乱散落的发丝挽回耳后。

——就像所有故事的结局一样,公主与勇者回到王国里,国王大喜过望,在公主的要求下让公主嫁给了勇者。

后来的某一天,公主从梦中醒来,发现臂弯里多了个什么东西。她疑惑的看过去,发现一个可爱的婴儿正香甜的睡着。

“所以这个小婴儿是怎么出来的?”

乐正绫梳理好小姑娘黑色的发丝,亲昵的点了点她的额头。

“这不重要,重要的是童话故事讲完了,我们的小公主要去睡觉了。”

言音抱着玩具熊,乖巧的点点头:“哦,好的,妈妈你也早点睡。”

乐正绫在她头上轻轻的落下一吻,关上灯走出了屋子。

“小绫,你亲她不亲我!”言和在旁边哼哼唧唧的撒娇。

“哇哦,我们的勇者大人连自己女儿的醋都吃?”乐正绫好笑的在她脸上亲了一口:“好啦。”

“不行嘛,亲这里。”言和指指自己的嘴唇。

“好啦,别闹了,该睡觉了。”乐正绫无奈的吻上她的唇,又捏了捏她的脸。

“好吧。”言和又抱着她吸了半天绫,这才神清气爽的放开了她。

关上灯,屋子陷入了一片漆黑。

“小绫。”乐正绫听到黑暗中言和低声开口,唤她的名字。

“嗯?”乐正绫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她已经马上就要睡着了。

“我爱你,小绫,我爱你。”她说。

“嗯,我知道。”乐正绫轻轻的笑了起来。“我也爱你。”

就像所有童话故事一样,公主与勇者、还有她们的小公主一同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